文豆 & 文库

中国北方乡村老房子照片 - 凌霄 仙人掌 冬日苍凉
摄于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六汪镇王家庄村王振恩&刘美兰


     描写乡愁的诗句

  1、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2、昔人已乘白云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3、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4、八月洞庭秋,潇湘水北流。还家万里梦,为客五更愁。

  5、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6、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7、已知泉路近,欲别故乡难。

  8、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

  9、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

  10、望阙云遮眼,思乡雨滴心。将何慰幽独?赖此北窗琴。

  11、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

  12、何处积乡愁,天涯聚乱流。岸长群岫晚,湖阔片帆

  13、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

  14、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

  15、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16、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17、岚雾今朝重,江山此地深。滩声秋更急,峡气晓多阴。

  18、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19、买酒过渔舍,分灯与钓舟。潇湘见来雁,应念独边游。

  20、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21、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22、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23、故乡今夜思千里,霜鬓明朝又一年。

  24、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

  25、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着花未。


       转载自:http://diebiyi.com/articles/life/xiangcun/






牛,羊,蛤虫
摄于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六汪镇大庙口村刘德胜家


            

归去来兮辞·并序
朝代:魏晋
作者:陶渊明




原文:

  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幼稚盈室,瓶无储粟,生生所资,未见其术。亲故多劝余为长吏,脱然有怀,求之靡途。会有四方之事,诸侯以惠爱为德,家叔以余贫苦,遂见用于小邑。于时风波未静,心惮远役,彭泽去家百里,公田之利,足以为酒。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归欤之情。何则?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饥冻虽切,违己交病。尝从人事,皆口腹自役。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犹望一稔,当敛裳宵逝。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奔,自免去职。仲秋至冬,在官八十余。因事顺心,命篇曰《归去来兮》。乙巳岁十一月也。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乃瞻衡宇,载欣载奔。僮仆欢迎,稚子候门。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


  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农人告余以春及,将有事于西畴。或命巾车,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寻壑,亦崎岖而经丘。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


  已矣乎!寓形宇内复几时?曷不委心任去?胡为乎遑遑欲何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转载自:
http://diebiyi.com/articles/life/hachong

琐事,日常之事:

王晶 - 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胶南市)六汪镇王家庄 (摄于王家庄大街 1994)


童年已逝 光阴不再 - 我们不再年轻

经历了一个春天的酝酿,丁香花终于在五月里变得红红紫紫。几声无名的鸟语,打破了心头忧怨已久的寂寞,连同初夏的暖阳一起挑逗着对你的热爱。

 

若不是和风细雨还不知道季节的更替;若不是柳绿桃红,还不知道生命的蓬勃;若不是你把孩子们纷纷催到树林和田野,我不会伫立时间的末尾,回头再把已逝的童年缅怀。

 

曾记得初夏的早晨,一个人慵懒地躺在被窝里透过玻璃窗闲看归来的燕子在檐下衔泥筑巢,在晾衣绳上歇息鸣叫。我知道此时的父母正在田间出卖勤劳。于是我怀着朦胧的不安爬起来,用惭愧扫去屋里的灰尘,再去掐一束丁香花插进水瓶,为父母养育起一种等待已久的喜悦与安慰。

 

童年,在丁香花里慢慢成长

 

曾记得初夏的中午,当疲倦的人们东倒西歪地睡去后,一个人拎着几盘夹子,埋伏在树林深处,去陷害那五彩斑斓的小鸟,再去那浅浅的河里逼出仓惶的青蛙,然后走向草丛,走向田野,去寻蒲公英的花朵,小根蒜的大头儿。缤纷的原野充满新奇与诱惑,清淡的心灵满盛着用小鸟的悲哀和鲜花的芳香拼成的喜悦,在放纵中一路奔跑回家。

 

童年,在自由中慢慢成长。

 

曾记得初夏的傍晚,嘴里还嚼着未尽的饭香,便冲出家门,风风火火呼叫着不曾陌生的玩伴,把蒿草和柳枝拧在头上,用弯曲的枯枝当作手枪,在树林中隐蔽,匍匐;在残垣后对垒,攻击。让嘶哑的枪声耗干唾液,让弥漫的尘土填满对立的空间。直到夜幕深垂,才慢慢回家。

 

童年,在游戏中慢慢成长

 

孑立初夏的夜空,抬头仰望北斗,看勺柄是否指向巳方,再寻找天河岸边的牛郎织女,然后悄然蹲在芬芳的树下,偷偷聆听“情人”的私语,在古老神奇的传说里渐渐遐想忘情

 

童年,在幻想中慢慢成长

 

蓦然间,时间的列车驶到了今站。童年已逝,光阴不再。朽坐在时间的老屋里,静静地看丁香花再度开放。默默回想着自己的童年,眼泪不争气的滑落。